中国家具网
广告招租
生意社
热搜
明式家具鸾凤纹的含义 比喻夫妻和谐?
http://www.31jiaju.com 2017-08-31 08:30:50 雅昌艺术网

  在传统文化的图像谱系中,两只美丽的凤头脉脉含情,或依偎,或相对,历史上称之为“鸾凤”,为“鸾凤和鸣”之意,象征夫妻恩爱,也是古今婚礼祝贺之辞。在传说文化中,鸾为雄鸟,凤为雌鸟,鸾鸟相互应和鸣叫,比喻夫妻和谐。

  一鸾一凤深情脉脉之意象,宁静和谐,优美典雅,不同于其他的“子母螭凤纹”图案中的子母(小大)螭凤纹的瞠目而视、张嘴呼喊的刻画。

  在上古时期,双鸟纹以凤凰相称时,凤为雄、凰为雌。春秋《左传·庄公二十二年》言:“是谓凤凰于飞,和鸣锵锵。”但是,当鸾与凤组合概念形成时,按照阴阳五行说,凤就有了另外的雌性的诠释。元代白朴《梧桐雨》第一折言:“夜同寝,昼同行,恰似鸾凤和鸣。”明末冯梦龙《醒世恒言》第一卷“两县令竞义婚孤女”云:“鸾凤之配,虽有佳期;狐兔之悲,岂无同志。”

  清代蒲松龄《聊斋志异.陆判》道:“岂有百岁不拆之鸾凤耶!”

  在明式家具上,多见鸾凤纹,下面以代表作品说明。

  1.黄花梨鸾凤纹镜台

  黄花梨鸾凤纹镜台(图19)正面屏风整扇透雕鸾凤纹,两侧屏风为桃纹,为多寿之意。镜台背面(图19-1)上透雕鸾凤纹,下部浮雕万字纹,几何图案化较为严重。

  镜台搭脑和扶手出头为螭龙头纹(图19-2),其和镜台前角牙圆雕小螭龙纹的鸾凤纹相对应,它们是子母(小大)螭龙中的子(小)螭龙形象。

  图19清早期黄花梨鸾凤纹镜台

  长43厘米宽28厘米高52厘米

  (选自上海博物馆:《中国明清家具馆》)

  图20  清早中期黄花梨鸾凤纹条桌

  长104.1厘米宽64.7厘米高86.3厘米

  (佳士得纽约有限公司,2003年9月)

  2.黄花梨鸾凤纹条桌

  黄花梨螭凤纹条桌(图20)装饰风格热烈繁复,表达夫妻合美的鸾凤纹首如锦鸡,翅如仙鹤,长尾摇曳,具有飞禽的写实性。展腿两旁置回首螭龙纹(图20-1)。

  条桌反映了此时纹饰图案的一种风尚,清新而华美,充满着生活的热情。这件条桌是最能体现黄花梨家具高贵性、奢侈性的器物之一,是代表明式家具最高艺术成就的制作之一。

  这种美妙的式样和纹饰的出现,应是在清早期后段。仔细观察,本条桌有以下具体特点:

  (1)条桌的中心图案是牙板上的鸾凤纹(图20-2),刻画出一派祥和气象,绝不同于常见的子母螭凤纹中大螭凤的那种冷峻大叫的面部形象。

  (2)条桌侧面牙板雕有喜鹊登梅纹(见图48),意为喜从天降,明确为新婚之用具。

  (3)条桌在正面和侧面角牙上的小螭龙回首,表情似为惊诧,这是苍龙教子中小螭龙受教时的常见形象,是表达家庭长幼间的教育与被教育关系的符号。

  在喜从天降、鸾凤和鸣的整体氛围营造中,它表达了对家庭后代的期盼。因为已有霸王枨做支撑,此螭龙纹角牙纯为含有观念内容的装饰。

  (4)条桌以高浮雕波折纹做束腰,状如荷叶,俗称“荷叶边”。将“雕刻与式样合一”,超越了仅以“图案附丽于旧式样”的做法,此为形与纹结合的一大进步。

  (5)条桌霸王枨上雕灵芝纹,与其他繁缛而精美的纹饰一起表明此条桌年份偏晚,为清早期后段。

  (6)条桌有束腰,腿足为方腿才合乎常规。但为突显圆腿的轻盈,故以展腿的上方下圆式样处理。

  (7)条桌圆腿下为鼓墩型足,俗称“花瓶足”,似仿效建筑的柱础。这又是将圆雕与造型合一的做法。面对条桌上半部的繁复,为避免头重脚轻的视觉,圆腿下端以仿建筑柱础作解。

  与本例圆腿鼓墩型足同样的匠作道理,另有某些方桌腿足实例,一是直方腿桌用马蹄足,二是三弯腿桌加大外翻球状足部,都是为了形成上下部平衡,那些桌子的上半部多有繁复的雕饰。

  3.黄花梨鸾凤纹罗汉床

  黄花梨螭凤纹罗汉床(图21)是黄花梨家具雕饰时期罗汉床的经典、美器的代表。其花团锦簇的富贵之姿、狂欢之态,不知可否改变一下大多数人对明式家具“简约质朴”的片面定义。

  此罗汉床七屏风式围子,正面围子中间绦环板上雕有鸾凤纹(图21-1),雌雄双鸟振翅飞翔,缱绻缠绵,寓意鸾凤和鸣,表达了对夫妇和美的祝愿。鸾凤形象栩栩如生,神态优美而自然,雕刻细节一丝不苟,工艺上堪称明式家具中透雕的杰作。

  图21清早期黄花梨鸾凤纹罗汉床

  长214厘米宽127厘米高88.9厘米

  (选自楠希·白灵安:《屏居佳器——十六至十七世纪中国家具》)

  在床围子其他的绦环板上,还雕有喜鹊登枝,寓意喜从天降。还雕有鸳鸯戏莲,也象征夫妻恩爱,相伴一生。无疑,此床为婚嫁专用器物。

  在牙板上,左右对称各有一大一小螭龙(图21-2),大龙正首,小龙回望,为子母螭主题。大螭小螭之尾与螭龙之间卷草形纹饰一致,与牙板两端的卷草形纹饰也一致,只是卷草纹饰上增添了如意灵芝纹。

  十分有趣的是与此类鸾凤纹形成鲜明对比的图案,是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代榉木南官帽椅靠背板开光上雕大螭凤和小螭凤组合的子母螭凤纹(图22),大螭凤之面部形象不是平和安详的,女性阴柔特征完全被凶悍的训导者形象淹没,其表情严厉,大口贲张如吼似叫,表现了长辈对小辈的教诲和刻责。

  同为凤类纹饰,苍龙(凤)教子之意决定了其形象的不同。

  图22清榉木南官帽椅靠背板上的子母螭凤纹(摹本)

  图23清早中期紫檀鸾凤纹小方角柜

  长57.5厘米宽34.5厘米高69厘米

  (香港两依藏博物馆藏)

  图24明崇祯聚锦堂刻本

  《金瓶梅》版画中的方角柜

  4.紫檀鸾凤纹小方角柜

  紫檀鸾凤纹小方角柜(图23)左柜门上雕有鸾凤花卉纹,“鸾凤和鸣”寓意着新婚夫妇和美。在右柜门上,一对喜鹊栖于桃树上,三对大桃摇曳于旁侧,意为喜从天降、双双长寿。

  洞石、如意花草妆点上下,表明此柜年代近清中期。在明代刻本小说插图中,卧房的梳妆台旁,常常画有一对这样的小方角柜,如《金瓶梅》版画中的方角柜(图24)上是衣箱,整个图像表现了卧室情景。结合紫檀柜门上的雕饰图案,明确可证它是卧室用具,而且基本是婚庆时购置的。

  5.黄花梨鸾凤纹顶箱柜

  黄花梨鸾凤纹顶箱柜(图25)为少见的满雕凤纹大柜,顶箱双门上各雕鸾凤纹(图25-1),鸾凤一只飞翔在天,另一只振翅欲飞,四目相望,欢愉安详。凤冠修饰为灵芝纹。鸾凤纹四周之流云纹、山石纹、牡丹花纹、菊花纹、兰花纹衬托出令人愉悦的气氛。竖柜柜门雕鸾凤纹,构图与顶箱柜柜门相近,只是牡丹花开得更大,更显富贵华美。柜膛面板上的鸾凤双首相对,形象一致,其中间为流云纹。大柜图案春风十里,爱意浓浓,是祝福生活的画,也是柔情华美的诗。

  牙板上的螭尾纹变异出缠枝莲纹,这也表明其年代的特征。

  图25黄花梨鸾凤纹顶箱柜

  (选自《嘉德二十年精品录》,家具工艺珠宝名表卷,故宫出版社)

  张辉简介:

  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整理《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现为三家专业艺术媒体专栏作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2017年出版《明式家具图案研究》,故宫出版社。

文章关键字: